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 � 正文

北大国关院长:金砖国家合作顺应全球化趋势

  在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民粹主义与反全球化呼声高涨的国际环境下,新兴发展中国家却选择拥抱全球化,通过合作寻求共同发展。中国在近年来推行“一带一路”战略、建设亚投行并推动金砖机制,以实际行动表现了支持全球化的立场。

  新浪新闻对话北大国关院长贾庆国,讨论新兴国家如何通过金砖机制,追求更为公平的全球发展。新兴国家在追求互利共赢时,又将面对哪些机会与挑战?

  新浪新闻:您之前说,特朗普的上台是西方民粹主义的上升,英国脱欧也是一个有力证明。在西方国家反全球化呼声很高的情况下,中国却倡导合作开放共赢。我们如何理解这一现象?

  贾庆国:其实反全球化的声音在哪个国家都有,最近西方一些国家内部产生了反全球化,并且这方面的声音比较强。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全球化利益分配不均,使得西方国家内部有相当一批人反对全球化。在这种背景下西方一些政客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做出了一些反全球化的回应,制定了贸易保护主义甚至单边主义,像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美国历届政府在全球化立场上的一些态度。

  美国历届政府都宣誓美国主导或引领这个世界,经济上向更加开放、自由的方向去发展,进一步推动全球化的进程。但是特朗普觉得美国没有义务去引导或督导全球化进程和承担更多的责任,而是采取以交易为中心的对外经贸政策。因此特朗普宣布退出TPP,对推动贸易全球化和投资多元化的做法进行抵制,试图通过双边制度安排来获得好处。这个在一定程度上对全球化进程起一定的阻碍作用。

  金砖国家的合作顺应了全球化趋势,当然中国和其它金砖国家都希望,通过他们的合作和努力使得全球化的进程对于发展中国家更加公平一些。

  新浪新闻:目前金砖机制对新兴国家发展已经起到比较大的推动作用,它未来会往哪个方向发展?王毅外长前两天在发布会中提到,前十年主要着力于经济合作,未来将侧重于政治安全合作。您如何看待这一发展趋势?

  贾庆国:金砖国家之间的合作过去主要是经济层面,这几个国家都是号称经济比较活跃的发展中国家大国,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经济增长速度名列前茅。但是金融危机以后,金砖国家的经济发展非常不平衡,有的国家经济发展快,有的国家慢。我认为目前来看,经济上的需求还是第一位的,这几个国家都希望通过经济合作来推动各国经济的发展。

  当然作为经济合作的外溢方面,金砖国家政府也希望通过加强经贸合作来加强在政治上、立场上的协调,能够在国际事务上发出更大的声音。至于安全上,我觉得金砖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实现合作是有困难的,我们不能对它抱太多期望。五国毕竟不在一个区域,印度和中国、俄罗斯比较接近,但是巴西、南非就离得太远了。不过金砖国家内部某些国家合作还是有可能的,至少在安全上避免冲突和对抗,加强信任,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新浪新闻:金砖五国属于不同的五个洲,从地缘上来看,这种世界合作机制是很不容易的。感觉南非和巴西从地缘上看,都是离我们很遥远的国家,实现这种合作很不容易。能不能从外交或地缘政治的角度谈谈金砖五个国家要深化合作,他们的共同点和不同点,优势和困难分别是什么?怎么来解决这些困难?

  贾庆国:我觉得首先金砖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它的优势和弱势都源于它的身份,即发展中的大国。

  优势在于,作为发展中国家,他们对于发展中面临的各种经济、政治和安全方面的问题都有相类似的感受。在这方面他们都有独特的历史经验,他们可以交流并形成符合他们对发展的需求、对国际秩序的期待等方面的机制。在国际社会中存在的相关问题上协调他们的立场,比如说在国家和市场之间关系的问题上。作为发展中国家,他们都会意识到一个强国对于稳定国内的政治,为经济发展和改革创造良好的环境是多么重要。

  而劣势在于,在这些发展问题存在的情况下,又有像民族主义这样的问题。这些问题交织在一起,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他们的合作,使得他们的合作面临很大挑战。中印关系最近出现的问题就是边境冲突问题,这跟两个国家内部民族主义有很大的关系。本来边境问题需要双方政府私下务实地处理,但是这个问题变成很强的民族情感问题和政治问题,这就使得双方处理变得非常棘手,也影响到中印之间的合作。

  所以金砖合作的优势与劣势都源自于他们都是同类型国家,面临着发展中国家共同的问题与挑战。

  (文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