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匹凸匹祸起萧墙 告完子公司又告原董事长

  每日经济新闻实习记者 吴凡

  用“祸起萧墙”形容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匹凸匹”)近期关于“土地控制权”以及“孙公司控制权”的案件再恰当不过。

  今年7月11日,匹凸匹向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向荆门汉通置业有限公司(以及简称“荆门汉通”)提起诉讼。而荆门汉通就是匹凸匹的参股子公司。

  状告的原因,是在没有与上市公司匹凸匹商议的情况下,荆门汉通旗下子公司荆门汉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荆门汉达”)和湖北汉佳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佳置业”)被擅自进行增资,并于6月28日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

  向荆门汉达、汉佳置业增资的两家公司背后,均有着匹凸匹的原董事长鲜言的身影。

  而在近日,匹凸匹看似也终于与鲜言撕破了脸皮。据《证券时报》9月9日报道,匹凸匹已将旗下控股子公司荆门汉通及匹凸匹原实际控制人鲜言等,以“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为由告上法院,要求索赔共计1.98亿元。

  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骤降

  今年6月,荆门汉通旗下两个子公司被增资的事项,惊起了上市公司的一身“冷汗”。

  据公告,荆门汉通拥有荆国用(2012)第20120682号等4块国有土地的使用权,是荆门汉通的主要资产,而匹凸匹作为持有荆门汉通42%股权的大股东,上述土地使用权亦构成上市公司的主要资产。

  不过,由于上述4幅土地自土地取得后尚未开发,已经超过开发期限并构成了土地闲置,部分地块被荆门市国土资源局漳河新区分局要求限期动工,否则依法收回。据此,荆门汉通于今年3月28日设立荆门汉达和汉佳置业作为荆门汉通的子公司,并将两幅地块分别过户至两家公司名下(荆门汉达注册资金为2000万元,汉佳置业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

  今年6月27日,荆门汉通再次收到荆门市漳河新区管委会《关于闲置土地开工建设的督办函》,而荆门汉通也借此机会实施增资事项。

  具体增资内容包括,由柯塞威大数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柯塞威大数据”)向荆门汉达增资6000万元,持股比例为75%;由深圳柯塞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柯塞威网络”)向汉佳置业增资3000万元,持股比例为75%。

  此外,荆门汉通亦在6月27日当天变更了旗下两个子公司的注册资本,荆门汉达的注册资金从原来的2000万元增至8000万元,柯塞威大数据成为了荆门汉达的股东;汉佳置业的注册资金由原来的1000万元增至4000万元,柯塞威网络亦成为了汉佳置业的股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在增资完成后,荆门汉通持有荆门汉达和汉佳置业的股权比例均被降至到25%。这也就意味着,上市公司对两家孙公司、对两幅地块的控制权正在减少。

  匹凸匹因此请求判令确认荆门汉通与此事相关的董事会决议、股东决定无效,同时向荆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撤销依据前述董事会决议、股东决定作出的变更登记。

  匹凸匹再索赔近2亿

  在这起事件之后,据《证券时报》9月9日的报道,匹凸匹又将荆门汉通与匹凸匹原实际控制人鲜言等,以“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为由告上了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分别赔偿1.44亿元和0.54亿元,合计1.98亿元。媒体称此举或为此前荆门汉通“转移”匹凸匹资产事件的延续。

  而令人意外的是,在不到一个月前,匹凸匹8月19日公告称,计划以1亿元的价格,向鲜言控制的匹凸匹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匹凸匹网络”),转让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匹凸匹金融”)100%股权。

  双方的态度在不到两个月内,从冲突转向言归于好,再到被爆出闹上法院,其中的关系,颇值得玩味。

  不过由此看来,虽然自2015年末,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鲜言已经不持有匹凸匹股权,但其仍与匹凸匹保持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2016年匹凸匹半年报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公司的净利润亏损3876.39万元,而报告期内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利润(亏损)主要来自于控股公司——荆门汉通。

  匹凸匹目前拥有子公司荆门汉通42%的股权,而荆门汉通的另一个股东为深圳柯塞威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柯塞威金服”),其持有荆门汉通40%的股权,也是上述向荆门汉达与汉佳置业增资的柯塞威大数据和柯塞威网络的股东。而柯塞威金服背后,则是鲜言本人,他持有柯塞威金服99%的股份,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这也就意味着,鲜言仍然掌控着匹凸匹最为重要的资产—荆门汉通。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匹凸匹起诉后,工商资料显示的荆门汉达、汉佳置业两家公司的注册资金以及股东构成目前还未出现变更。

  针对上述情况,《每日经济新闻》9月12日多次拨打了匹凸匹的联系电话,截至发稿前,并未有人接听。